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尋訪晉人之美,《女史箴圖》十月起倫敦展出6周

性情 時間:2019-04-04 瀏覽:
顧愷之《女史箴圖》(唐摹本)為大英博物館最著名的中國藝術藏品,“澎湃新聞·古代藝術”獲悉,這一中國書畫史的赫赫名跡2019年的展出時間為10月14日至11月24日,展覽地點為大英博物館91a號展廳。據悉,《女史箴圖》傳為東晉顧愷之(約345年—406年)所作

顧愷之《女史箴圖》(唐摹本)為大英博物館最著名的中國藝術藏品,“澎湃新聞·古代藝術”獲悉,這一中國書畫史的赫赫名跡2019年的展出時間為10月14日至11月24日,展覽地點為大英博物館91a號展廳。據悉,《女史箴圖》傳為東晉顧愷之(約345年—406年)所作,大英博物館所藏版本帶有顯著的六朝遺風,應是唐代摹本,是難得的早期絹本畫作。
澎湃新聞同時還特附上2014年夏天對大英博物館展出《女史箴圖》的現場觀展手記,以飧讀者。

尋訪晉人之美,《女史箴圖》十月起倫敦展出6周

《女史箴圖》(局部),傳顧愷之作,唐代摹本,絹本設色
《女史箴圖》由東晉顧愷之根據晉代詩人張華于公元292年寫的《女史箴》所繪,用歷代賢妃的故事來告誡宮廷婦女需遵守婦德。
顧愷之(348年- 409年),字長康,小字虎頭,東晉時期無錫人(今江蘇省無錫市)。中國繪畫史上的杰出畫家、繪畫理論家、詩人,詩書畫皆擅。尤精于人像、佛像、禽獸、山水等,時人稱之為“三絕”:畫絕、文絕和癡絕。

尋訪晉人之美,《女史箴圖》十月起倫敦展出6周

顧愷之像
現存大英大博物館的《女史箴圖》被書畫研究界多數專家認為是唐代摹本,其內容由右至左展開,畫心有九段單景式構圖,原文題在每一段圖像的右側。開端原應另有三段圖文,以及第四段題字,但在乾隆時期已不存。乾隆去世后,《女史箴圖》一直被收藏于紫禁城建福宮花園,慈禧太后時期被移往頤和園。
1899年,義和團事件、八國聯軍進京,駐頤和園的英軍第一孟加拉騎兵團的克勞倫斯.K.約翰遜上尉(Captain Clarence A. K. Johnson,1870–1937)趁亂將《女史箴圖》盜走,約翰遜上尉的家人后來則辯稱《女史箴圖》是又一個被約翰遜拯救的貴婦贈品。約翰遜1902年回到倫敦后,并沒有意識到《女史箴圖》的價值,他把《女史箴圖》拿到大英國博物館想讓館員給畫軸上的玉扣估價,大英博物館繪畫部的管理員Sidney Colvin (1845-1927)和他的助手Laurence Binyon (1869–1943)意識到了這幅畫的價值,于是以25英鎊從約翰遜手中購得。1912年,大英博物館雇傭日本畫家杉崎秀明和漆原木蟲制作了100份木板復制品。 1914到1915期間, 《女史箴圖》被分割成兩長段和一小段保存, 第一段包含9幅場景的原作,第二段包括了其他所有的后來添加部分,第三段是鄒一桂的畫作。
《女史箴圖》入藏大英博物館已過百年,“澎湃新聞”曾于2014年在大英博物館近距離看《女史箴圖》,《女史箴圖》被安放在展廳中央的陳列柜中,參觀人數非常之多。但據當時的大英博物館策展人史明理對澎湃新聞介紹,“陳列柜中的《女史箴圖》不會再被移動,每年只公開展覽一月左右,其余的時間都會被避光保存,只有在特別的參觀需求下才會將避光罩臨時打開。”如此周全的保護為的是讓《女史箴圖》再世代保存千年以上。

尋訪晉人之美,《女史箴圖》十月起倫敦展出6周

大英博物館《女史箴圖》此前展覽現場 澎湃新聞 圖
去年辭世的知名藝術史學者方聞先生認為《女史箴圖》人物造型的立體感可說是受到張僧繇“凹凸畫”立體化的影響,而且又保持了顧愷之用筆“緊勁連綿……筆跡周密”的風格。大英博物館研究員則認為,如果考慮畫面上顧愷之的題款,且顧愷之住在江南,這幅畫的源起最終應當和顧愷之有關系。
由于大英博物館在收藏《女史箴圖》初期,采用的是“日式折屏手法”的裝裱手法,導致畫面割裂,對此文物界一直頗有詬病。大英博物館藏《女史箴圖》畫卷被分為三部分平放展示:第一部分:原作部分,長348厘米,高25厘米;第二部分:后世添加部分,長329厘米,高25厘米;第三部分:乾隆朝鄒一桂所作松竹石泉,長74厘米,高24.8厘米。

尋訪晉人之美,《女史箴圖》十月起倫敦展出6周

大英博物館《女史箴圖》展覽現場
所謂“日式折屏手法”,簡單的說就是將中國古代書畫割裂成幾個部分并且裝裱在木板上,此種裝裱與保護古代書畫的做法,中國的博物館是絕不可能這樣做的。原故宮博物館副院長楊新曾于2001年在大英博物館近距離觀摩《女史箴圖》,他在此后接受采訪時曾說:“英國人按照西方的形式來對這個作品進行了改造。他就是像油畫一樣應該是掛在墻上的,所以他把這個《女史箴圖》一段一段就截下來了。”

尋訪晉人之美,《女史箴圖》十月起倫敦展出6周

北京故宮所藏的《女史箴圖》摹本
不過,這樣的裝裱畢竟是有著歷史的原因,據悉,歐美國家現在對收藏的中國書畫手卷再未采用這樣的裝裱方法。
“澎湃新聞”特附上2014年夏天對大英博物館展出《女史箴圖》的現場觀展手記。

尋訪晉人之美,《女史箴圖》十月起倫敦展出6周

《女史箴圖》(局部),傳顧愷之,約5至7世紀,絹本設色

觀展手記 | 顧村言:尋訪《女史箴圖》中的“晉人之美”

甲午之夏,在塵封多年后,倫敦大英博物館所藏晉代顧愷之(傳)《女史箴圖》(The Admonitions Scroll)特展終于穿插于大英博物館“中國繪畫集萃:長江行旅”(Gems of Chinese painting: a voyage along the Yangzi River)大展中對外展出,雖展期僅一個多月,然而于《女史箴圖》意義卻極大,一方面是大英博物館為此特別整修了91號展廳“墨香堂”,用于長期陳列中國古代書畫等。100多年前從中國圓明流失的《女史箴圖》從此將一直安放在展廳中央的陳列柜中,且每年只公開展出一個月,其余時間則原地避光保存。
頗有意味的是,就在100年前,大英博物館歷史上第一次將其收藏的中國古代繪畫公開展覽時,正是《女史箴圖》第一次公開亮相。對于百年后的這次展出,大英博物館研究員、策展人史明理稱“這可謂是大英博物館歷史性時刻的重演”。
對中國觀者而言,除了100多年前被掠奪的恥辱與中國文物流失域外的痛楚,這或許也見證著一個重新發現與領略“晉人之美”的時刻。
宗白華先生在其名著《美學散步》一書記有:“漢末魏晉六朝是中國政治上最混亂、社會上最痛苦的時代,然而卻是精神史上極自由、極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濃于熱情的一個時代。因此也是最富有藝術精神的一個時代。王羲之父子的字,顧愷之和陸探微的畫,戴逵和戴颙的雕塑,嵇康的廣陵散(琴曲),曹植、阮籍、陶潛等的詩,酈道元、楊衒之的寫景文……無不是光芒萬丈,前無古人,奠定了后代文學藝術的根基與趨向。”
《女史箴圖》,這一皇皇名跡在大多情況下被認為是顧愷之作品的唐摹本,事實上,即使讀其印刷本,再對比考古所見的南北朝壁畫漆畫,其風神氣韻實在是宋摹《洛神賦圖》、《斫琴圖》等無法相比的。

龙王捕鱼官网 适合90后理财方式 中国体彩11选五开奖黑龙江省 安徽快三开246后预测 江西十一选五选定胆 山西11选5预测 线上股票配资招商 江西快三一定牛 辽宁快乐12中奖助手 江西11选五趣味玩法 河南体彩481最近500期 体彩大乐透在哪个台直播 赛车北京pk10网站 够力排列5app 今天股市行情最新消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