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當智能家居的面部識別無處不在,你的個人隱私還安全嗎?

隱私 時間:2019-04-04 瀏覽:
面部識別無處不在,當你使用蘋果的Face ID解鎖iPhone時候,當你在機場檢票口登機的時候……顯然,面部識別已經不僅僅存在于虛幻的未來科幻電影之中,如今,它已

[導讀]面部識別無處不在,當你使用蘋果的Face ID解鎖iPhone時候,當你在機場檢票口登機的時候……顯然,面部識別已經不僅僅存在于虛幻的未來科幻電影之中,如今,它已經開始逐漸走進了“千家萬戶”。因為越來越來多的生活家居產品附帶智能功能。

 面部識別無處不在,當你使用蘋果的FaceID解鎖iPhone時候,當你在機場檢票口登機的時候……顯然,面部識別已經不僅僅存在于虛幻的未來科幻電影之中,如今,它已經開始逐漸走進了“千家萬戶”。因為越來越來多的生活家居產品附帶智能功能。

 

當智能家居的面部識別無處不在,你的個人隱私還安全嗎?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比如,Nest生產的Hello門鈴可以識別出熟悉的面孔,來告知用戶究竟是誰打來的電話。NestCamIQ室內、室外的智能攝像頭均可以監測到誰在家中,誰在門外。甚至,售價為2900美元的索尼Aibo機器狗,也能夠知曉是誰在給他提供骨頭,這也是這款產品非常重要的特性之一。

  與此同時,市場上這一趨勢也沒有放緩的跡象。TP-LinkKasa公司智能家居產品線在今年1月的CES大會上,推出了具備面部識別功能的攝像頭。制造商們已然將面部識別功能當作了產品的“賣點”來宣傳。但是,仔細想一下,我們的生活中真的需要在花園、廚房、臥室中都接受毫無緣由、令人無法喘息的的面部識別功能嗎?

  從目前的發展趨勢來看,我們徹底擺脫設置在機場、零售商店等等公共場所的面部識別應用貌似不太可能。但是,當用戶開始搜集來自于家庭、朋友、陌生人的生物特征數據時,其實從另一個側面,也意味著觸碰到了道德底線。或許用戶通過面部識別功能的攝像頭,知道誰在自己家門口時,得到了短暫的內心平靜、安全感。但卻是以犧牲其他人的隱私為代價的,他們的生物特征數據隨時可以發送回制造商甚至黑客。

  關乎合法什么事?

  考慮道德的時候,不妨先考慮一下法律。即使目前還沒有任何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法律可以管理面部識別,依然無法阻擋數據隱私問題在美國國會上熱議程度。然而,三個州沒有等到國會采取行動。

  2008年,美國伊利諾斯州通過的生物識別信息隱私法(BIPA)是最古老和最嚴苛的立法。它規定了如何收集、存儲、使用甚至銷毀生物特征信息。一年后,德克薩斯州通過了《德克薩斯州生物識別隱私法》,而兩年前,華盛頓簽署了自己的州議會1493法案。

  當然,這些法案主要針對商業應用,不適用于保護住宅或私人財產上的生物特征數據。包括紐約在內的其它八個州也試圖通過保護生物識別信息的法律,但最終以失敗告終。阿斯彭政策中心負責人貝齊庫珀BetsyCooper表示,現在法律環境還不確定。阿斯彭政策中心以YCombinator等技術孵化器為模型,向技術專家傳遞政策制定的相關細節。

  貝齊·庫珀說:“人們對生物識別身份以及如何進行管理越來越感興趣。我的研究表明,這些主要集中在私人實體上。因此,公司使用這些數據,而不是私人消費者使用這些數據。這就為消費者將受到怎樣的影響增加了相當不確定的因素。”

  你被拍攝中,請保持微笑

  貝齊庫珀接著說,當捕捉他人的生物特征信息時,不僅僅是關乎合法還是非法。當一個戶主增加了面部識別技術,復雜的關系開始起作用。“這其中存在著深刻的倫理問題。因為雖然個人與跨過門檻的人之間的關系較為清晰,但跨過門檻的人與其他所有公司參與者之間的關系卻不那么清晰。”

  對于庫珀而言,這個問題涉及到設備制造商如何處理,與用戶關系親密的人或者客人的生物特征數據。這意味著,在安裝攝像頭、門鈴或者相關應用程序時,應該由用戶進行相關盡職調查。

  所以,用戶在考慮產品時,需要仔細閱讀條款和條件,并了解設備捕獲的視頻、圖像和面部數據會產生什么后果,以便負責任地使用它。如果用戶完全忽視法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用戶可以采取一些措施來改善自己的隱私,但最終用戶會相信公司披露了它怎樣使用了用戶的數據。

  例如,Nest在其隱私政策中警告表示,面部識別責任完全取決于消費者:

  “根據您居住的地方以及怎樣配置的產品和服務,您可能需要獲得明確的同意才能掃描您家庭附近的人的面部信息。”

  索尼Aibo也有類似的條款、條件。除了同意收集面部識別數據外,索尼還表示:

  “每個Aibo產品用戶需要進一步征得數據采集同意,他將從任何他允許接近,或與他的Aibo產品互動的人那里獲得類似的同意。”

  換而言之,這些公司通過讓用戶自己承擔責任,面面俱到地確保用戶購買的設備,接觸到的每個人都同意收集他們的數據。但用戶也不可能在自家門前貼上“保持微笑,攝像頭正在工作”這樣類似的提醒牌。看起來幾乎不可能,至少也非常不方便,需要在每次互動中都得到明確的同意、準許。

  當我們在公共場所時,有了能夠記錄我們或捕捉我們圖像的設備,我們基本上已經放棄了任何有希望的知曉形式。貝齊·庫珀說:“隨著社會不斷發展,我們的接受度也在不斷提高。有人可以在Instagram上錄制你的照片,任何時候只要你穿過街道或參加體育賽事,到處都有攝像頭,可以把你放在大屏幕上。”

  個人與私人財產

  作為一名房產所有者,你或許可以爭辯說自己有權知道你的房子里和房子周圍究竟發生了什么。因為有人在你的財產附近時,你有權收集他們的面部識別數據。另一方面,租客提出了其他一整套的問題。

  在大多數情況下,這在法律上是正確的,因為沒有任何法律直接針對私人財產方面的面部識別管理。有關錄像的法律(使用無法識別人臉的設備)只禁止在人們希望得到合理隱私訴求的地方使用錄像,例如,浴室。

  盡管你自己的私人財產是一個確定的地方,也是絕大多數人感覺到可以自行決定,需要投入多少技術含量的產品。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位服務行業的工作人員,有必要在你住址附近經常出沒。

  試想一下,我的房子很有魅力,但沒有郵箱。而我們的前門有一個儲物柜。這意味著,我們的郵遞員必須走到我們的房子門口,打開儲物柜,再把一堆信扔出去。

  我的智能攝像頭可能會在郵遞員接近時收集他們的面部識別數據,然后將其發送到空中。那位郵遞員值得通知嗎?他們肯定不會受到這些通知的掌控。因為他們工作的一部分是離我們的攝像頭或門鈴非常近。

龙王捕鱼官网 天津十一选五今天第4五 宁夏体移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广博股份股票 辽宁快乐12选五遗漏走势 秒速赛车全天人工计划 福建11选5走势一 玩什么彩票可以稳赚不赔 北京快三玩法介绍 股票当天跌停还会涨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和值 汇新智配资 乐彩网河北20选5走势图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范文 排列五直播现场 广西体彩十一选5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