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動漫行業今年六大趨勢 08

戀愛 時間:2019-03-03 瀏覽:
隨著經濟周期的迭代、市場消費群體的變化和娛樂內容消費的成熟,2019年國產動漫上行趨勢毋庸置疑,內容和商業模式兩個問題漸漸 成為決定下一波漫畫平臺格局的關鍵因素 從2018年開始,所有漫畫平臺都進入了調整期。一邊是或低調或高調的采取了降低稿費投入

動漫行業今年六大趨勢 08

動漫行業今年六大趨勢 08

    隨著經濟周期的迭代、市場消費群體的變化和娛樂內容消費的成熟,2019年國產動漫上行趨勢毋庸置疑,內容和商業模式兩個問題漸漸
  成為決定下一波漫畫平臺格局的關鍵因素

  從2018年開始,所有漫畫平臺都進入了調整期。一邊是或低調或高調的采取了降低稿費投入、淘汰尾部作品、加強作品付費等策略;一邊是資金周轉不良爆出欠薪負面、賣身,或尋求出海等方式自救。
  2019年國產動漫行業最重要的趨勢是資本回暖,行業重拾信心。以此為引,從業者對行業的信心影響資本、合作方、用戶群,從業者對行業的信心帶動自身的責任心和敬畏心。國產動漫行業將健康發展,告別資本催化的劣幣驅逐良幣時代,從小眾文化成為大眾內容形式。
  動態漫畫可能會是下一個機會
  有意思的是,已經在國內存在了好幾年,一點都不新鮮的“動態漫畫”或將成為下一個機會。從當下這個時間節點來看,動態漫畫、尤其是短視頻動態漫畫或許真有機會成為一個好的生意。首先,MAU兩億以上的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已經成為視頻內容制作方處心積慮想擁有的渠道,但是本來國產動畫產能就不多,價格又貴,周期又長,做的多半也都是頭部作品,用漫畫原作底層文件補幀+CV+音樂音效就能實現的動態漫畫成為了動漫內容短視頻化的最好選擇。漫畫平臺們想得很清楚,短視頻動態漫畫一方面有機會在短視頻平臺取得不錯流量,另一方面也可以克服自身用戶過于低齡和垂直的弱點,搶奪短視頻平臺大眾用戶。同時短內容也更適合社交平臺的傳播,簡直是上好的出圈機會。
  同時,動態漫畫的另一個好處即將凸顯。作為漫畫和動畫之間的過渡內容形式,動態漫畫比漫畫更易獲得流量,比動畫更便宜更快,簡直是當下最理想的IP篩選方式。曾有一段時間,業內把動畫作為IP邁向泛娛樂開發的第一步。結果在成本和周期的限制下,動畫試出幾個IP,順便也燒了不少錢,死了不少公司。于是有人“想清楚”了:“動畫成本太高,我們要先改編成漫畫,進行作品核心粉絲的積累和IP  試錯。”但漫畫平臺本身內容儲備量就大,可以得到推薦資源、可以進行動畫化等后續開發的少之又少,大量腰部作品/小眾精品得不到曝光、走出平臺的機會。漫畫平臺本身流量有限,跟視頻平臺根本不在一個量級,動態漫畫,有可能給腰部作品帶來新的流量機會,成為篩選IP的新形式。
  用戶體量大了,廣告、電商、付費以及后續內容開發的用戶基礎就有了,變現機會肯定就多了。在短視頻平臺內容爆發,開始尋求精品化和垂類運營的時間點,動態漫畫已經獲得了短視頻平臺的關注,也將陸續得到運營加持。

  尋找動漫產業的衍生品變現路徑
  除了本身的付費和廣告收入,內容的變現還是要走老路子——衍生品、影視化、游戲化,但這些下游產業和動漫內容的合作還不夠成熟,如何把動態漫畫復雜的粉絲群體進行轉化?下游產業如何生產出大眾買單的產品?還都得打個問號。
  2018年出海曾一度成為部分漫畫平臺以及某些關注漫畫平臺的投資人的希望之光,但在全世界互聯網最發達、用戶體量和潛力最大的中國本土都沒有跑通商業模式的漫畫平臺出海就能賺錢了嗎?目前只能說,是給少數漫畫CP增加收入渠道而已。漫畫內容包含的文化差異靠翻譯就能解決嗎?所以目前出海表現還行的也只是特定題材,比如戀愛、校園,然后重點推幾部仙俠、玄幻、懸疑滿足國外用戶的獵奇心理,上升到“文化輸出”的戰略性正確。
  海外市場用戶付費習慣好,國內目前有多少作品可以拿出去與海外頭部作品競爭呢?出海的國產平臺又能給這些作品提供多少流量呢?當然,國產動漫內容出海是必然趨勢,這毋庸置疑。但國產漫畫平臺出海,還只是一個資本故事。

  視頻平臺強勢參與動畫出品
  視頻平臺的格局顯然比漫畫平臺穩定得多。單從國產動畫來看,B  站以日漫起家,國產二維動畫入駐自帶優勢,粉絲沉淀效果比較好。騰訊視頻憑借《魔道祖師》《斗羅大陸》等幾部自制+獨播作品在國漫粉絲中積累了不錯的口碑,商業化植入、社群和周邊商城做得也還行。愛奇藝相比之下粉絲構成更復雜更大眾,在愛奇藝得到推薦的作品往往能取得不錯的量和出圈效果,但在粉絲沉淀上還需要一些探索。優酷近年轉向少兒內容,除了合作多年的《秦時明月》,非低幼動畫做的并不多。
  在這樣的格局下,視頻平臺正在加強與動畫的深度綁定,從播出方到獨播方到出品方逐步強勢加入,后續以平臺主導的動畫作品比例將會大增。其中以B站和騰訊視頻為主,愛奇藝低調參與。考慮到動畫制作周期一般在1~3年,所以一波平臺出品動畫上線潮將在2019年暑期檔到2020年出現。
  同時,平臺也在通過深度綁定制作公司為平臺獲取穩定的內容。國內動畫產能本來就不多,能做出完整成片的更是屈指可數。根據整理,目前多數動畫公司都與平臺在資本層面進行合作,在獲得投資款的同時,也會相應拿到平臺發單。對于動畫公司來說,本身運營和商務能力就比較弱,依靠平臺可以得到更好的流量和商業化機會。平臺可提供更優質的廣告植入、提供信息流廣告分賬機會、提供異業合作機會,也會在影視化和游戲化上協調公司內部資源取得先機。

  虛擬形象越來越實在
  2018年,《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掀起的偶像熱潮也席卷了整個國產動漫行業乃至國產二次元行業,加上短視頻平臺的流量紅利,國內市場上一度上演了全民虛擬偶像的故事。
  行業應該意識到,虛擬偶像是一個技術+內容驅動的行業,而且是一個成本極高的行業。就設備來說,動作捕捉、面部捕捉、實時渲染引擎以及偶像在三次元見面的投影技術、全息技術等硬件設備都不便宜,能持續進行技術研發和高質量內容制作的技術人才人工成本也很高,這個領域比較大手筆的公司都持續投入幾千萬甚至億級別的資金,真不是融個天使輪的公司toVC就可以做得起來的。另外,虛擬偶像的打造也和三次元偶像一樣,需要靠經典的作品、頻繁的曝光、粉絲的PUGC互動、經紀公司長期穩定的運營培育,目前多數所謂虛擬偶像公司樣樣都缺。2019年會有一批這樣的公司退出行業。
  當然,虛擬形象在2019年也會有發展機會。虛擬形象作為技術賦能其他行業,通過技術降低門檻,成為更輕量的常態玩法。比如虛擬形象+直播技術,比如搭乘5G&人工智能技術的虛擬形象機會。有相關人士透露,目前不止一家通信運營商投入虛擬偶像打造和虛擬形象開發,隨著2019年商用5G的推廣,虛擬形象或將有新的機會。

  低幼動畫市場長青
  低幼動畫往往因為其太掙錢,顯得跟國產動漫行業格格不入。但即使作為高頻剛需,擁有巨大消費市場的國產低幼動畫行業這幾年也不太景氣。中國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像喜羊羊、熊出沒一樣國民級低幼IP了。歐美動畫《小豬佩奇》《愛探險的朵拉》、韓國動畫《超級飛俠》等一度成為當下低幼動漫市場的主流內容。分析原因,多半是部分國內低幼動畫從業者達成了共識“最好賺的錢是有兒童的家長的錢”。不再把動畫本身作為一個作品來創作,在市場上形成了“粗制濫造動畫——電視臺換知名度——同步生產玩具等產品——利用強大的渠道能力鋪貨賺錢”的惡性循環和暴利玩法。
  低幼市場是一個被看好的長青市場。2017、2018年開始也有制作質量還不錯的公司看到了低幼動畫的市場空白,投入作品開發,不少1980年代有中國特色的經典動畫作品也在投入重制,2019年將有幾部不錯的作品上線。
  從用戶端看,2016年開放二胎政策落地后,2019年正在迎來低幼動畫受眾的的人口小高潮。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和下沉,80后、90后家長普遍對互聯網有較高的接受度,互聯網渠道也會給低幼內容帶來新的流量和變現機會,比如互聯網+早教領域,比如兒童向有聲讀物,比如搭載人工智能或者通訊技術的陪伴類產品等。作為可以和玩具、服飾、視頻、家居、影視、教育、文旅等多個產業整合的內容,低幼產業被長期看好。

  賦能消費,結合文旅,嘗試下沉
  新消費時代,動漫內容作為賦能產品的價值在逐漸被認可。2019年,在一些資源型公司的推動下,會有越來越多動漫內容與實體消費結合。以快銷為主,其中食品和日化用品將常態化,平臺的異業合作也會有更大的案例出現。
  隨著消費群體的迭代,80后、90后成為主流消費群體,但線下消費品同質化嚴重,實體經濟都希望自己能打上年輕化的標簽吸引新的消費者。動漫內容,或者說即使是非頭部動漫內容+消費品,也可以為產品在差異化競爭中提供優勢。另外從動漫內容角度看,快銷品比較靈活,制作周期短,渠道廣泛,銷售量大,適合快速推進合作,為動漫提供曝光和收入。
  動漫+文旅也將是2019年的重要議題,實際上2年前就有一些業內人士看到了這一趨勢開始行動。但是由于文旅行業特殊性,協調包括政府、地產、策劃、搭建等各方面時間周期都很長,所以2年以來陸續只有輕量級的模式落地。
  最先行動的是商業地產,商場+動漫的裝置展、線下活動、快閃店;然后出現有更高技術和搭建要求的沉浸式體驗;接下來是長期劃定動漫專區。隨著動漫IP本身價值的提高,2019年也會有更大型的文旅項目企劃和落地。商業地產+動漫內容將成為一線城市的新常態,也會下沉到二三線城市。不過這個過程也會有很多問題,比如如何策展、如何大眾化、如何穩定擴張、如何變現等等。據投資界

龙王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