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扔鎖、推搡!合肥廬江一兒媳毆打七旬婆婆?兒媳:她胡說八道!

婆媳 時間:2018-11-23 瀏覽:
扔鎖、推搡!廬江一兒媳毆打七旬婆婆?兒媳:她胡說八道!最近,家住在廬江縣羅河鎮的許大媽向我們欄目反映,自己在家里喂豬的時候,竟被兒媳婦給打了,還傷的挺重,

最近,家住在廬江縣羅河鎮的許大媽向我們欄目反映,自己在家里喂豬的時候,竟被兒媳婦給打了,還傷的挺重,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見面,許大媽就跟記者描述她當初被打的一幕幕。

許愛芳:我講你真打啊,一把鎖扔過來,我手就這么抱著頭,這里血直流,這個手打的腫多高的。

許大媽說,如今雖然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但她的兩根肋骨仍隱隱作痛。

許愛芳:我今年67了,現在把我的骨頭打成這樣,我現在講話都用勁講,疼死了。

而更讓許大媽難以接受的是,打人者不是別人,還是自己的大兒媳。那么,這一對婆媳,為何會拳腳相向?事情還得從頭說起。

許大媽說,在2008年大兒子和兒媳遭遇了一場車禍。車禍中,大兒子不幸去世,兒媳汪戲云也受了重傷,留下兩個年幼的孫子,由兒媳汪戲云撫養。

擔心大兒媳日子過得苦,許大媽平日里,對大兒媳也是照顧有加,一家人相處還比較融洽。直到這兩年,兩個孫子一個當了兵,一個上了小學,大兒媳也搬離了這個家。

按說,大兒媳搬走后,雙方見面的機會也不多了。但是,上個月許大媽在家喂豬時,兒媳婦回來突然跟她起了爭執。

許愛芳:她就不要讓我喂,不要讓我喂她就把門鎖著。我就站著,她就把我一推,我沒倒,就撞到了,這摔得皮都撞破了。

許大媽說,兒媳婦之后還不依不饒,繼續毆打她。據許大媽回憶,當時兒媳婦騎在自己身上,用膝蓋撞自己的肚子。危急之下,許大媽大喊救命。周圍的鄰居聽到后,也趕緊過來拉架。

許愛芳:血淌了一大攤,她就把石子,那個門口有石子,她把石子捧著,把血蓋著,蓋著用腳踏踏,她人跑掉了。

隨后,許大媽去醫院進行了檢查。病例顯示:許大媽身上多處挫傷,肋骨骨折。為此,許大媽花費了不少醫藥費。

許大媽丈夫 楊中友:七八千,八九千塊錢,有發票。

維權律師:就是你兒媳婦什么也沒管沒問?

許大媽丈夫 楊中友:沒有,她沒問,她跑掉了她問什么,我到那邊都沒看見。

以前和睦相處的婆媳,鬧到如此地步,鄰居們也表示看不懂。

鄰居 曹桂英:她倆好的很啊,就今年兩個搞得不好,她的小孩在她家養著,好得很。

原本和諧相處的婆媳,為何現在卻像仇人一般呢?隨著采訪的深入,記者了解到,這對婆媳之間的矛盾,也不止喂豬時產生的口角那么簡單,二者之間的矛盾,也是由來已久。

許大媽告訴記者,眼前的二層小樓一共四間,是老兩口自己蓋的,但在大兒子去世前,他們都在一起居住。而在樓的東邊還有一個小平房,現在許大媽在里面養了一頭豬。而在大兒子去世后,為了爭奪房產,大兒媳就跟他們產生過矛盾。

許大媽的小兒子楊軍告訴記者,在村里的調解下,當初雙方也簽了協議。小樓的西邊兩間規老倆口住,而東邊的兩間給了大嫂,中間還用圍墻隔開了。既然協議分割的很清楚,這次又為何起了沖突呢?

楊軍:主要就心里不平衡。

記者:為什么不平衡?

楊軍:她就是那邊的小房子她也想要。

原來,當初的協議,只分割了這兩層小樓,但是對于這個小平房沒有劃分。這次大兒媳提出,這個小平房也要規她。

許愛芳:你講現在把小房子給她,我老頭老奶奶干什么去呢?老頭子都七十多歲了,老頭子還開了刀。

楊中友:我講我豬過年殺掉都給她,我講過的,把豬過年殺掉了,明年正月這小屋都給她。

雖然老倆口答應,過了年將小平房讓給大兒媳,但看到婆婆在房子里養豬,大兒媳還是跟婆婆發生了沖突。

楊軍:關鍵我嫂子那個人,她就是太霸道狠了,看到我們家里過得好,生活幸福了,她就不高興,來就鬧一下。

如今許大媽受了傷,遭了罪,自己還墊付了近萬元的醫藥費,這讓老兩口難以接受。現在,兩位老人就希望大兒媳婦能夠賠償自己支付的醫療費以及后續的營養費。然而在雙方發生沖突后,許大媽就一直聯系不上大兒媳。

記者了解到,事情發生后,當地的吉橋村委會也出面進行過調解。那么,現在調解的怎么樣了呢?

村委會工作人員 李良雁:當天下午我們接到他的報警后,第一時間羅河派出所到了,我們村里有兩位同志到了,還有江書記到了,我們就安排了他這個家屬了,跟后就安排就醫。

李良雁表示,他們趕到現場時,雙方的沖突已經結束。現場究竟發生了什么,他也不太清楚。民警洪登山說,現在雙方當事人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案件有待進一步的調查。

因為不知道大兒媳汪戲云現在的住處,隨后,我們撥通了汪戲云的電話。電話中,汪戲云顯得很激動。

大兒媳 汪戲云:我沒打她,是她打我的,她現在就在胡扯,胡說八道知道吧,她現在就是為她兒子報仇。

報仇?對于打傷婆婆一事,汪戲云是堅決否認。而她口中提到的婆婆是在為兒子報仇,又是怎么回事呢?

汪戲云:是我回去搞房子,我小叔子不讓我搞,我小叔子打了我,然后我報了警,他賠了我醫藥費,現在就是不樂意,她就非要把錢弄回去,就這個意思。

楊軍:她回來也是要那個房子,我說那不行,要等父親回來再說。她說不行,她就老是找我麻煩。找我麻煩我不就叫隔壁的鄰居過來了嘛,她就往那里一摔,往那里一坐,坐在那里她講我打了她。

對于沖突,雙方是各執一詞,那么汪戲云跟婆婆之間有房產糾紛嗎?

汪戲云:房已經協商好了,我也同意把那兩間房給她先住著,我現在就搞了我這兩間房呀。

汪戲云告訴記者,自己現在生活比較困難,目前也是在泥河鎮上租房住。隨后,記者提出跟她見面的要求,遭到了拒絕。

因為雙方屬于家庭糾紛,村委會和派出所都表示,下一步還會協商的方式,爭取解決問題。對此,維權律師朱杰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維權律師 朱杰:剛才也經過了解,從派出所還有什么司法所組織調解,希望下面走這個司法程序,雙方能夠達成一個和解的協議。

陳銀鳳:孝老愛親 像“風”一樣的女人

陳銀鳳:孝老愛親 像“風”一樣的女人

中華民族所有傳統美德中,孝道是最為人所稱贊的。所以有了“百...[詳細]

把爺爺推下樓梯的熊孩子

把爺爺推下樓梯的熊孩子

學生、家長、老師,怎樣才是好的教育?孩子把爺爺推下樓梯,這...[詳細]

龙王捕鱼官网 河南快三彩票软件 极速时时彩官方开奖 内蒙古快3走势图73期 北京pk拾精准八码预测 炒股是最难成功的职业 下载陕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 辽宁35选7走势图2009年 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lr 大乐透前200期 中大期货配资 东方钽业股票行情 河北十一选五牛走势图 梦之城之娱乐登录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体育彩票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