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這些年,曾讓人深信的偽科學

婚姻 時間:2018-11-11 瀏覽:
羅伯特·歐陽資料圖皮耶羅·安韋薩資料圖遺憾的是,很多努力,在大眾對健康的渴望、對疾病的恐懼面前,在無底線逐利的資本炒作面前,都沒有掀起太大的浪花。于是

這些年,曾讓人深信的偽科學



羅伯特·歐陽 資料圖

這些年,曾讓人深信的偽科學



皮耶羅·安韋薩 資料圖

遺憾的是,很多努力,在大眾對健康的渴望、對疾病的恐懼面前,在無底線逐利的資本炒作面前,都沒有掀起太大的浪花。于是,一個既得不到科學驗證,又不合常理的偽科學概念,經過反復的傳播和再加工,儼然成為了流行的“醫學常識”。

近日,又一個“大師”在美國“栽”了——羅伯特·歐陽,“酸堿體質”理論的創始人。11月2日他被美國圣地亞哥法庭宣判有罪,并要向一名癌癥患者賠償1.05 億美元。

事實上,去年6月,羅伯特已被判處44個月有期徒刑;而在兩年前,他就已經在庭審中陸陸續續地承認了對其無照行醫和偽造學歷的指控。

“酸堿體質”:被揭穿的偽科學

這場騙局,大致始于2002年。

那一年,自稱畢業于美國克萊頓自然健康學院,獲得營養學碩士、化學博士、生物學博士、自然療法博士等多個學位的羅伯特出版了一本名為《酸堿奇跡:平衡飲食,恢復健康》的書,他在這本書里提出了所謂“酸堿體質”理論。

此后,他又寫了3本書,繼續鼓吹自己的這套“健康理論”。

數年間,他的書屢屢成為熱銷榜上的暢銷書,并被翻譯成多國語言,羅伯特儼然成為大眾眼中的“健康專家”。

羅伯特“酸堿體質”理論的核心觀點就是:人的體質偏酸會生病,如果能在身體內建立一個“堿性系統”,保持酸堿平衡,則有利于抵抗和治療疾病。

羅伯特和妻子合伙開發了各種營養保健品,還建立了高級療養中心,為癌癥患者提供從飲食到醫學治療的全方位護理服務。該高級療養中心每天的收費是3000美元,如果要注射“堿性藥物”針劑,每針500美元。

2011年,一名女性患者在接受羅伯特治療期間去世,家屬將這件事舉報給了加州醫療委員會,后者開始對羅伯特的療養中心進行調查。2014年,羅伯特因無照行醫等罪名被逮捕。

2015年,羅伯特在押期間又被一名曾經的患者、道恩·卡利女士起訴。她曾在羅伯特的建議下,放棄了傳統的治療方法,進行所謂的“堿性治療”,最后延誤了治療時機致使病情惡化。

經過數年調查,羅伯特的“騙子”身份逐漸大白于天下:

他聲稱就讀的克萊頓自然健康學院,其實從未獲得過美國教育部門的認可,完全是一家沒有任何公信力的“野雞大學”;

甚至這樣一所“野雞大學”,羅伯特也根本沒讀過,他的文憑都是假的,并未接受過專業、系統的學習和訓練,不具備專業知識;

他給患者注射的“堿性藥物”針劑,竟然就是普通的靜脈注射液和小蘇打的混合物。

至于羅伯特的“酸堿體質”理論,則是徹徹底底的偽科學!

心肌干細胞:撤稿引發學界地震

如果說羅伯特·歐陽的大騙局被揭穿震驚了普通公眾,那么不久前國際心臟干細胞研究領軍人物皮耶羅·安韋薩博士被爆出的“撤稿”丑聞,則不啻于一場專業領域內的大地震。

10月14日,總部位于波士頓的美國著名生命科學網站STAT爆出大新聞,哈佛醫學院及其附屬布里格姆婦女醫院建議,從多個醫學期刊上撤回前哈佛醫學院終身教授、再生醫學研究中心主任皮耶羅·安韋薩博士關于心臟干細胞的研究論文,撤稿數量多達31篇。

據稱,這些論文涉嫌偽造和篡改實驗數據。《科學》雜志將其稱為本世紀最臭名昭著的科學欺詐事件之一。

2001年,安韋薩研究組稱,可以用骨髓干細胞(c-kit)使心肌再生。相關論文發表于《自然》雜志。兩年后,安韋薩又提出心臟里本來就有c-kit干細胞,可以用來修復心肌。

2007年,安韋薩就職于哈佛大學醫學院,在該機構附屬的布里格姆婦女醫院領導一個再生醫學實驗室。

他在該機構至少發表了55篇論文,被認為是心肌再生領域和心臟干細胞療法的開創者,主持各種項目百余個,在國際學術界享有極高的名望。

干細胞研究是近年來生物界最大的熱點,理論上其可以分化成人體的各種細胞。因此,如果能讓心臟中長出新的心肌細胞,替換掉有問題的細胞以修復心臟,無疑是醫學上的一大突破。

盡管前景令人激動,但在近十多年中,全球很多研究人員試圖重復驗證安韋薩的研究成果卻未獲成功,質疑的聲音也隨之而來。

直到2014年,“鍋蓋”才被掀開。另一位業內重量級人物、被譽為心血管科學新領軍人的美國辛辛那提兒童醫院心血管生物學家杰弗里·摩爾肯丁研究組首次用遺傳實驗證明,小鼠心臟中的c-kit細胞幾乎從未產生新的心肌細胞。

同年,安韋薩發表在美國《循環》雜志的一篇論文被撤稿。2015年,他從布里格姆婦女醫院離職。

2017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起訴安韋薩和同事用欺詐的手段騙取經費,安韋薩曾任職的哈佛大學和布里格姆婦女醫院最終賠償美國政府1000萬美元。

2018年10月,安韋薩又被爆出篡改實驗數據,最終引爆了令醫學界震驚的大規模撤稿事件。

安韋薩的學術不端,影響的不僅僅是自己和布里格姆婦女醫院,甚至涉及整個相關領域。

因為他聲稱的研究成果曾被認為開創了一個新領域,全球許多地方的科研人員都在安韋薩研究的基礎上推進,大量資源被投入其中。從這個意義上講,把安韋薩的“倒下”視為一場“地震”,實在并不為過。

騙子與大佬:利益面前殊途同歸

一個是江湖騙子,一個是學術泰斗;一個是普通民眾的“健康信條”,一個是風靡學界的“前沿理論”。仿佛有意形成對照一般,竟一前一后相繼徹底破產,露出其共有的“騙局”底色。

其實,回頭看看,無論“騙子”還是“大佬”,他們今日的“露怯”都不是什么新鮮事,只是如今看來一樁樁似乎本該鮮明的蛛絲馬跡,在當時都被有意無意地模糊掉了。

拿羅伯特的“酸堿體質”理論來說,這一說法誕生十幾年來,世界上眾多科學家、醫生和科普工作者,就一直在強調它就是一場騙局。在專業的數據庫中搜索“酸堿體質”,根本找不到任何嚴謹的研究成果。

然而,遺憾的是,所有這些努力,在大眾對健康的渴望、對疾病的恐懼面前,在無底線逐利的資本炒作面前,都沒有掀起太大的浪花。

于是,一個既得不到科學驗證,又不合常理的偽科學概念,經過反復的傳播和再加工,儼然成為了流行的“醫學常識”。

不過,與一般民眾的難分真假相比,發生在學術共同體內部的安韋薩“撤稿”丑聞或許更加值得反思。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安韋薩實驗室前成員說,在任何會議上,只要有人質疑他的假說,就會被安韋薩稱為“蠢貨”;在其實驗室內部,對安韋薩的假說提出質疑的人會立即被解雇。

其實,近年來在學術界,類似的丑聞已經屢見不鮮。2014年,日本曾經的“學術女神”小保方晴子被爆出“加工”研究成果圖像,論文最終在一片質疑聲中黯然撤稿,監督小保方晴子工作的笹井芳樹于當年自殺。

學術界論文造假事件層出不窮,消除學術造假現象,不能只靠科學界和科學家本身的自律,還必須有完善的法律手段作保障。而種種造假案例都像警鐘一樣告誡后來者——科研沒有捷徑,造假終究會被發現。

龙王捕鱼官网 分分彩官方开奖 9769开奖最快 尊宝娱乐zb 黑龙江6 1中了四个数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 涵乔配资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表彩经网 追光娱乐3.9.2 股票基本面分析方法 期货配资济南 今晚澳门彩报1 龙王炮捕鱼技巧 股票配资合法吗-知乎问答 江西快3预测计划 股票调出融资融券 乐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