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把爺爺推下樓梯的熊孩子

婆媳 時間:2018-08-14 瀏覽:
學生、家長、老師,怎樣才是好的教育?孩子把爺爺推下樓梯,這背后到底是誰的錯?目睹了這一切的警察對此又是怎樣想的?

1
2014年4月的一個下午,派出所轄區內的一所小學報警,稱學校的教導主任王慧斌在辦公室被學生家長打了。
出警到達現場,學校領導和保安正與一個老頭激烈地交涉著。辦公室書柜上的玻璃碎了一地,王慧斌不知去向。老頭插著腰站在辦公室門口,怒氣沖沖地要求在場校領導“把王慧斌那個王八蛋交出來”。
老頭姓張,73歲,在市機械廠當了半輩子副廠長,雖然退休多年,但周圍人依舊習慣喊他“張廠長”。此前,我和這位張廠長之間打過很多次交道,都是因為他的孫子張東東。
彼此都是熟人,所以直入主題,我問現場的雙方究竟為了什么事兒。
果然,張廠長說,張東東昨天被王慧斌打了,哭著回家向他告狀,他是來找王慧斌替孫子出氣的。
我問東東挨打的原因,張廠長激動地沖我吼了起來:“還用問么斯(什么)原因?老師打學生就是不對!那個姓王的一直針對東東,我早就想來收拾他了!”
聽張廠長這么說,同事有些生氣,想上前理論。我了解張廠長的脾氣,拍了拍同事,示意他不要沖動。
“王主任人呢?”我問站在一旁的學校領導。
“在二樓語文組躲著呢……”一位學校領導本想悄悄告訴我,但還是被張廠長聽到了,他二話不說就要往樓上沖。我急忙上前攔住,讓同事在樓下先拖著他說話,然后跟學校領導去找王慧斌。
找到王慧斌時,他臉上、胳膊上帶著傷,正躲在語文組辦公室里屋。見我來了,他一邊迎上前來問:“那人走了沒得?!”一邊眼睛警惕地向我身后掃視。
我忍不住揶揄他:“你這堂堂一米八五的教導主任,怎么被一老頭子嚇成這樣!”
王慧斌苦著臉說:“我哪敢跟他動手啊,這么大年紀了,萬一在這兒有個三長兩短的,我這工作還要不要了!唉,惹不起就躲唄。”
“今兒為啥事兒鬧得這么厲害?你打人家孩子了?”
王慧斌給我講述事情的經過:昨天三年級二班的一名學生向他告狀,說新買的文具盒被同班的張東東搶走了,自己還被打了。王慧斌叫來班主任去教室找東東,東東自己不承認,但班上的同學紛紛做證說看到他搶文具盒并打人了。
王慧斌只好和班主任一起,把東東帶到辦公室,批評了他一頓,讓他回去把文具盒還給同學并向同學賠禮道歉。東東在辦公室滿口答應,但一回到教室便拿著同學的文具盒,把它扔到了女廁所的大便池里。
王慧斌十分生氣,在班里當眾訓斥了東東,還用教學用的木頭尺子打了他的手,并讓他把家長叫來談話,賠償同學一個新文具盒。
今天下午,東東果真叫來了爺爺,只是沒承想,老頭是來找王慧斌“算賬”的。張廠長見面就質問王慧斌為什么打東東,話沒說兩句,便把辦公室的凳子掄了起來。王慧斌左躲右閃挨了幾下,實在不愿在辦公室和學生家長動手打架,急忙跑了出去。好在旁邊辦公室的老師聽到動靜趕了過來,攔住了拎著凳子追打的張廠長,并通知了學校領導和保安。
“老頭說‘早就想收拾你’,你倆以前是不是有什么梁子?”我想起張廠長在辦公室門口的話,抬頭詢問王慧斌。
“我跟一學生家長能結下什么梁子?還不就是因為他家孩子的事情!”
王慧斌說,東東在學校里比較調皮,時不時會和同學打架,下手還挺黑。他因此“收拾”過東東幾次,讓張廠長很是不滿,幾次來學校處理孫子打架的事情時,雙方言語上也發生過沖突,估計這次張廠長是“新仇舊恨”,一起來找自己“算賬”。
“他家孫子打傷了同學,從來連句關心別人的話都沒有,要是感覺自己孫子吃了虧,那老兩口能從學校大門一直罵到教學樓里。”
“今天這事兒你打算怎么處理?”我征求王慧斌的意見,畢竟他是受害人。
“還能怎么處理?道歉、賠償、依法處理!教室和我辦公室都有監控,從我叫張東東來辦公室到他爺爺來打我,錄像里都有,不怕他不認!”
“身上的傷要不要緊?先跟我去醫院看看。”我看到王慧斌身上的傷,建議他先去醫院看一下。王慧斌點點頭,跟著我去了醫院。

2
帶王慧斌驗完傷回到學校辦公室時,張廠長臉上怒氣未消。我問同事談得怎么樣,同事不屑地回了我一句:“跟這老家伙沒法談,他非要學校開除王慧斌,還要賠償他孫子的醫藥費。”
開除王慧斌的這個要求著實過分,學校斷然拒絕,但學校也退了一步,同意付醫藥費,因為王慧斌確實動手打了東東,學校領導這邊也想息事寧人算了。
雙方又爭執了半天,最后學校無奈答應,讓王慧斌給東東道歉,同時要求張廠長就今天的事情向王慧斌道歉。
隨后,張廠長回家拿了昨天帶孫子去醫院檢查的繳費憑據交給學校,一看檢查項目和金額,學校領導立馬炸了。
“你這也太過分了吧!CT、核磁共振、心電圖、肝功、腎功啥的全都查了一個遍,光檢查費用就三千多,這不是扯淡嗎,木尺子打手用得著去拍腦CT、測肝功腎功嗎?這不是訛人嗎?!”
“他們說就打了我家東東的手,是不是真的我怎么知道?孩子那么小,萬一被打出什么內傷來,現在看不出來,以后落下病根兒怎么辦!”張廠長理直氣壯。
“你以為老師都是武林高手啊?還打出內傷來!那你再跟我說說,心電圖是啥意思?”我問。
“怕孩子心臟嚇出毛病來。”
“那血液五項呢?這也用得著查?”
“不放心嘛。”
我直截了當地劃掉了五分之四的檢查項目,張廠長不滿地沖我嚷嚷,揚言要去投訴我。我明確告訴他,不必要的檢查項目不能作為索賠依據,告到公安部也是這么個結果,張廠長這才悻悻地住了口。
回頭處理王慧斌被打的事情,我和同事打算帶張廠長回派出所追究責任,學校領導卻勸我“盡量低調處理”。我又問王慧斌的意見,他見學校領導表了態,也沒再提“依法處理”,只是不情愿地點點頭說:“那就算了吧,畢竟我是學校的老師,別為這事兒再給學校帶來什么不好的影響。”
聽王慧斌這么說,我瞪了他一眼。既然當事人都不再追究,我們也沒什么辦法,只好隨了他們。

把爺爺推下樓梯的熊孩子

3
張東東是張廠長唯一的孫子。
張廠長膝下兩兒兩女,大兒子和兩個女兒生的都是女孩,只有小兒子給他生了這一個孫子。
張廠長想孫子想得著魔。東東出生那天,兒媳在婦產科生孩子的時候,張廠長和老伴居然把家里的佛像、香爐擺到了婦產科走廊里,一邊磕頭上香,一邊嘴里念念有詞,醫院保安上來制止,結果還發生了沖突,差點兒被保安扭送到派出所。
直到護士出門通知家屬“是個男孩兒”,張廠長才長出一口氣,繼而欣喜若狂。“終于有孫子了,張家的香火可算續下去了!”
小兒子一家在武漢做生意,張東東一直跟張廠長老兩口一起生活。平時在家呼風喚雨,有時甚至稱得上飛揚跋扈。他經常給爺爺奶奶提各種要求,老兩口稍有不從,便跑到屋外一邊打滾一邊叫罵,直到要求得到滿足為止。周圍鄰居都說,“在他們家,張廠長是孫子,東東才是爺爺”。
張廠長的家緊鄰派出所,我們時不時會聽到東東罵爺爺奶奶的聲音。有一次,東東又在樓下叫罵,內容實在難以入耳。一位同事吼了東東兩句,不料卻引來了張廠長,老頭非但沒責怪孫子,反而和同事吵了一架。
“我的孫子教成什么樣我說了算,用不著你們多管閑事!”張廠長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這也真是有些過分了,哪有孫子站在樓下罵爺爺奶奶的!”每次見到東東在樓下罵人,我都忍不住要感慨幾句。
“這孩子長大以后也是個人才,這么小就知道制造‘輿論影響力’,啥事在樓下一鬧,周圍鄰居都聽得見,丟他爺爺奶奶的人,搞不好就能如愿。要是在家里鬧,搞不好就要挨頓打。”同事笑笑說。
“這孩子年紀這么小,怎么罵起人來這么難聽!”
“這還用說嗎,肯定有人教啊,這個年紀的孩子教什么學什么,學什么像什么。”派出所的老同事在一旁回憶,張廠長的老伴年輕時就在本地以“潑辣”出名。20世紀80年代末的時候,她就曾因為一些瑣事,跑到一個小區里,一邊踱步一邊罵街,從午后一直罵到黃昏,連續幾個小時聲音嘹亮,且措辭少有重復。從那以后,周圍再沒有人敢和她發生爭執。

龙王捕鱼官网 娱乐平台官方网址 茅台股票历史走势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江苏十一选五 广西21选5走势图 浙江11选5预测分析 亿海配资 中国铁建股票分析 20万理财一年的收益4万 百家乐网页游戏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图 易投配资 快乐8 按股票配资 多赢策略 内蒙11选5走势图连线 最安全的十大理财平台排名